当前您在:主页 > 丝路游记 >中国国务院专家: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中国国务院专家: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分类:丝路游记 热度: 200℃

近日,中国国务院专家吴敬琏在接受大陆《财经》杂誌採访时表示,由于在中国社会中积累起许多社会矛盾,近年来由于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力」的加强,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现年82岁的经济学家吴敬琏以敢言着称,在中国经济学界拥有极高的声望,现任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同时还是中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

吴敬琏接受此次访问的背景是,政治上,薄熙来已经被看管,重庆的「唱红」模式被彻底抛弃;中国经济处于萧条局面,楼市不振、製造业低迷,国企利润大幅下降,中小企业再次面临倒闭危机;社会方面,中国民众对政府的态度也越来越激烈,继启东市委书记被民众冲进市政府扒光上衣之后,8月27日,邵阳自来水公司员工石燕飞携带汽油瓶闯入公司党委会,将公司党委书记和副书记等3名领导烧死,并烧伤多名中共党员。

「社会上存在的种种丑恶现象缘于改革滞后 」

在《财经》杂誌报导中,吴敬琏认为,在这种半统制经济、半市场经济的双重体制下,中国社会一直存在一个「向何处去」的问题。而在「法治的市场经济」和「半统制、半市场」两种观点力量的对战下,第三种观点甚至要求「再来一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

「事实上,当前社会上存在的种种丑恶现象,从根本上说是缘于经济改革没有完全到位、政治改革严重滞后、行政权力变本加厉地压制和干预民间正当经济活动,造成广泛寻租活动的结果。」

马克思主义没给民众带来好处

在该报导中,吴敬琏并不认为中共崇尚的马克思主义给民众带来了好处。

「从人类在20世纪进行的将近100年改造社会的历史大试验中看得很清楚:如同先贤顾准所说,不管立意多幺真诚美好,沿着1789年(法国大革命)——1871年(巴黎公社)——1917年(十月革命)的道路,能够获得的决不会是人们曾经许诺过的地上天国,而只能是大灾难和大倒退,娜拉出走以后又回到了原处。」

吴敬琏认为,马克思列宁主义引发的「激进的革命道路」,没能带来人民的福利和社会的进步;相反却转化成了雅各宾式的或斯大林式的专制主义。

吴敬琏引用「先贤顾准」的回答解释称,这是因为「这一潮流的领导者设定了建立地上天国的终极目标,自认为是『人民』或『公意』的化身,因而具有充分的合法性使用一切手段,包括专制独裁、恐怖杀戮等来实现这一目标。」

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针对目前社会上各种诉求都趋于极端化的情况,吴敬琏认为,「从根本上来说,是由于在中国社会中积累起许多社会矛盾。中国过去30年高速增长的奇蹟来源于新生的市场经济制度解放了人们的创业精神,可是近年来靠的是政府和国有企业『控制力』的加强,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

吴敬琏还认为,近年来中国改革处于停滞状态,当务之急是重启改革议程,切实推进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而政治改革则是必须要进行的。

分析称要中共改革无异「与虎谋皮」

针对吴敬琏的观点,社会上赞同「中国经济社会矛盾几乎到了临界点」的说法佔绝大多数,包括许多学者及社会知名人士均在微博上对这一观点表示赞同。

但对于中共进行政治改革,不表乐观的又佔多数。微博发言认为,中共声称改革已经几十年,到现在还没有改,吴敬琏大声呼吁到白髮苍苍,中共也没有动静,这种求改革的做法没用。

民众「疾风草劲」发博说:「现在,中国的社会问题和经济问题已是积重难返,国家权贵资本主义和既得利益集团,既是社会进步的障碍和革除的对象,反过来,又寄希望他们自身开展和推动制约其权利的改革,这无异于与虎谋皮,无异于让其把自己送上绞索,历史上有这样的权贵吗?」

中国问题专家伍凡接受记者採访时表示,中国的经济改革和政治改革必须同步,中共所称的「经济改革」走了30多年,但还是走入死胡同,原因还是没有政治改革。

而政治改革则意味着中共的既得利益集团放弃自己的利益,这很难。目前中共又处在政权交班的一个时期,由于中国的经济太糟糕,如果中共要延命的话,必须改革不可,如果不改,就要丧失一切。这要看改革派能否将那些既得利益集团压下去,否则的话,中共的命将不会很长。

联络本文作者请发邮件到:gaozhitan@gmail.com。

(责任编辑:徐亦扬)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随机精彩图文